1/28/2006

2.秀月的乾爹,資深演員蔣青峰的二三事


影像照片檔案,可點選放大閱覽。

蔣青峰 苗天 陳淑芳 歡歡于佳卉

王智駿﹙圓圖左﹚

在下面幾篇書信內容中:有關於資深老演員蔣青峰。
他曾在「秀月的嫁妝」這單元劇中飾演秀月的乾爹…。照片裡的苗天已經過世。蔣青峰多年沒見到他,常想到他。以下摘錄了書信內容和幾篇中國時報的採訪文章。

=====================================
----- Original Message -----
From: ~~複製人44號~~
To: XX
Sent: Sunday, January 22, 2006 9:27 PM
Subject: 秀月的乾爹

XX

我常常都會想到秀月的乾爹姚幹:蔣青峰。
姚幹,好像是我當時因他的人,改了他劇中的名字,你原本取的名字叫什麼?前幾天在中國時報網站看到蔣青峰的消息,還真想有空去看看他。

當年他已生病,很少有戲演了,找了他來演「秀月的嫁妝」一角,還記得那時一到現場,我以為一位收垃圾的人在我們場景裡做事情,突然仔細看,竟是蔣青峰正在打理自己收垃圾的造型,好像!老演員真是敬業。那時他病稍好,但手抖腳抖。

接著又再找他演了「冬日函」的爸爸,我還是讓他名叫姚幹﹙我是不是戲跟人生已經不分了?﹚。跟他合作了二部戲,這些年常想到他。冬日函忠河寫的,戲中的信詞os:「建成吾兒數月未見……。」蔣青峰沒中氣的聲音唸起來很有味,雖然那時他連較長的句子說到最後幾個字都沒氣了,但聽了會酸。還記得鄧安寧也這樣說過,他那聲音唸起冬日函來,聽了…好屌!太有味道了。

那報導說他現在住在三芝的一個安養院,有時有些失憶,但以往的演戲生涯還記得很清楚,一生演戲的資料剪報是他最珍貴的收藏………
或許我哪天會帶著''秀月''和''冬冬''去看看他吧。

鄭德華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On 1/22/06, XX wrote:

導演

去年我陪一位朋友到外雙溪的青青草原
參加一位我拍攝紀錄片:訪問過的護士婚禮
其實我跟那位護士只見過一面
為了折扶那個朋友來跟我一起信仰
那天特陪他去參加婚禮
婚禮是以自助餐式進行
正吃著 突然看到一位老人在新娘姐妹攙扶下進來會場 我一看 那不是老演員蔣青峰嗎
新娘見蔣步步顫抖走進會場 馬上紅了眼眶 迎上去
我過去跟新娘說 蔣演過我們的戲
好些年沒見到他了 新娘子哭著跟我說
蔣下車從青青草原的門口走到裡面晏席會場
一共花個一個多鐘頭的時間
他的步伐是那麼辛苦
但因為新娘子是照顧過他的護士 大喜之日
他再怎麼步伐唯艱 也要走來參加婚禮
新娘和眾姐妹 感動的亦哭亦笑個不停
害羞的我並沒上前和蔣打招呼
想他八成不曉得我是誰 還記不記秀月的嫁妝也不知道 要是早知道 他對拍片的事那麼珍惜
我該過去和他敘敘舊
你有機會就去看看他吧
老人家 能見到他的機會好好把握

XX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 Original Message -----
From: ~~複製人44號~~
To:XX
Sent: Monday, January 23, 2006 1:19 AM
Subject: Re: 秀月的乾爹

XX:
夭壽喔!你寫的這場''護士的婚禮'',讓我感動了流淚好幾次,想到那些畫面…就不行了。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On 1/23/06,
導演

你才不應該 害我昨晚做晚課時
想到我乾爹 哭到無法唱題
真是的 明明覺得沒那麼想念他
怎麼一想起 就鼻酸心也痛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From: ~~複製人44號~~
To:
Date: Jan 29, 2006 3:55 AM
Subject: Re: 秀月的乾爹

恭喜恭喜!
快快樂樂新年囉!

…………………………………………………

以下三篇文章是從中國時報摘錄的。

…………………………………………………

78歲的蔣青峰 翻剪報回味演藝生涯
《憶舊送暖關懷系列5》

【李惠真╱專題報導】中國時報 D4/星聞宅配 2006/01/14
  演了一輩子的戲,目前住在三芝雙連安養中心的老藝人蔣青峰,除了看海,就是翻開珍藏多年的泛黃剪報。久未見到媒體的他,當記者要離去時,他落淚說:「你們還會來看我嗎?」
  細細回味演藝生涯的點點滴滴,即使今年78歲的他已有失憶現象、行動不便,常常在與人說話時突然腦中一片空白,但演過的角色卻如數家珍,「演戲是有趣的事!」蔣青峰說。
  蔣青峰生就一副老實忠厚模樣,年輕時在陸軍劇團演出一臉正氣的男主角,轉往電影及電視發展後,更把忠心耿耿的老僕人詮釋的絲絲入扣,成為演出老僕人的不二人選。蔣青峰說,父親早逝,身為長子的他負擔重,當時只想賺錢養家,演戲是意想不到的人生,而與同為康樂總隊同事的姜宜君結婚,則是演戲的另一個收穫。
  蔣青峰中學畢業後,舅舅介紹他到汽車廠當黑手,由於嫌髒,蔣青峰選擇到中鹽公司當辦事員,之後雖到上海蘭心影業製片廠工作,還是沒有想過演戲。有一天,看到報紙刊登陸軍招考藝工隊消息,蔣青峰心想,「小時候演過話劇,挺有興趣的,不妨試試看!」就這樣,相貌堂堂,又講了一口標準國語的蔣青峰,成了藝工隊話劇男主角。
  台視、中視相繼開台,已邁中年的蔣青峰轉戰小螢幕,還找算命先生取了蔣青峰藝名,雖然沒有攀上高峰,但也演了上百部電視戲與電影,連小孩也跟著當童星,電影「像霧又像花」,他與太太姜宜君、4個小孩同台演出的「全家福」畫面,還是當年的新聞話題之一。
  5年前,蔣青峰動了膀胱癌手術,身上插上導尿管,也在那年,住進一個月收費3萬多元的安養中心,他說,「在這裡住的還不錯,兒子與女兒也都會來看我!」
  在安養中心,社工都喊蔣青峰「蔣爺爺」,知道他是演員,也看過他整理齊全的剪報。而就像珍藏寶物一樣,蔣青峰將5大本剪報簿收在衣櫥,因為這是他一生的縮影,也是回憶。
  從20多歲開始演戲,蔣青峰人生最精華的時間都在演戲中度過,他很慶幸生活有規劃、小孩也孝順,有個安穩的晚年。
  蔣青峰小檔案
  ★本名:蔣振
  ★年齡:78歲
  ★演過電影:「小鎮春回」等10多部
  ★演過電視劇:中視「長白山上」等100多齣戲劇
  ★印象最深刻作品:電影「破曉時分」(與大兒子一起演)
  ★拿手角色:老忠僕
  ★給年輕一輩藝人忠告:懂得規劃生活

………………………………………………………………………………………


老藝人失去了舞台 剩下什麼? 關懷送暖 我們還會再來!

【林美璱】中國時報 D4/星辣話題 2006/01/22
  倪敏然走不出憂鬱症枷鎖,獨自前往頭城山區投繯自盡後,突然跳出一堆「好友」紛表關切。如果,「好友」們能早點溫暖他無助孤寂的心靈,悲劇是否還會發生?看似光彩絢爛的演藝圈,其實有著許多寂寥無奈甚或晦澀的一面,許多畢其一生為大家製造歡樂的資深藝人,沒了表演舞台的日子是怎麼過?以及他們豐富的人生歷練,對後輩藝人有何啟發?正是我們製作「憶舊送暖」系列的初衷。
  每當看到一些所謂的偶像劇,幾張有型有款的亮麗面孔,說著夾纏不清的台詞、晃動僵硬的身體語言「演戲」;或看著本土劇的硬裡子演員,受制戲劇型態而個個咬牙切齒放狠話的表演模式,心裡就特別懷念過去資深藝人們揮灑自如的演技。再看看某些莫名乍紅的偶像,目空一切的傲慢行徑,更是感懷老一輩藝人講究的梨園禮節。
  這幾年電視生態丕變,除了要超齡演老角,還要會說台語,致使許多資深藝人沒了飯碗,也失去了生活重心。尤其,從事演藝工作者,個性通常較為浪漫,不會務實的為自己的晚年算計,當遲暮之年還失去自己喜愛的舞台,貧病也就接踵而來。
  關懷送暖當及時,雖說不少老藝人不願將自己晦澀的一面公諸於世,但有更多老藝人久被遺忘後再受關注,其真情流露的感動,更讓到訪記者感懷至深。誰說影劇新聞總纏繞著羶色腥?關懷送暖也不必灑狗血!很高興看到有人完善規畫了自己的晚年,更心疼一些病痛纏身的孤寂身影。當回答一個問題常會茫然呆上10幾分鐘的蔣青峰,蹣跚送記者出門時依依不捨的問到「你什麼時候再來」時,我們心中雪亮,我們一定還會再來!

………………………………………………………………………………………


《採訪後記1》感恩前輩 豐富我的人生

【李惠真】中國時報 D4/星辣話題 2006/01/22
  人生很長,走完的很多,明白的很少,而我,何其有幸,見證了多位曾經走紅台灣演藝界的老明星燦爛人生!
  從他們的口中聽到許多精采故事,在他們的臉上讀到歲月的無情,彷彿看了一部部台灣演藝界的紀錄片。我知道,我的造訪,激起了老藝人心中漣漪,因為已經許久沒有媒體採訪他們,也少有人願意靜下心來聽老人家述說過去得意事蹟,我不清楚我是不是他們寒冬中的一股暖流,但我真誠感恩這些前輩,豐富我的人生。
  從小我就是電視兒童,常常說,「電視誤了我一生,也豐富了我的生活。」但翻開從演藝工會取得的老藝人資料,還真的傻眼,因為大部分名字都很陌生,上網查資料,更發現資料少得可憐。
  武拉運是我第一個採訪對象,懷著忐忑不安的心情,在萬華的巷弄中尋找武拉運居住的宮廟,一問之下,大家都知道武拉運住在哪裡,還說:「你是要來採訪的中國時報記者嗎?」讓我放心不少。
  印象中的武拉運很具喜感,私底下的他也很樂天,天天一瓶酒、一包菸,身體還是很硬朗,但提起過世多年的寡母,86歲的他卻突然痛哭起來;我雖想安慰,卻不知說什麼,因而選擇在沉默中讓歐吉桑發洩心中悲痛。我的用心,歐吉桑完全懂,結束採訪時,拄著柺杖行動不便的他,堅持要送我,看著從屋簷撒下來的陽光閃過武拉運的蹣跚背影,換我想哭。
  在最強一波寒流來襲的下雨早上,我到三芝安養中心採訪蔣青峰,看著一個一臉正氣、裝上導尿管的清瘦長者出現面前,我就知道他是誰。而就如我所看到的民國60年的報導,飾演老忠僕不二人選的蔣爺爺,真實生活也是一位善解人意的謙謙君子。蔣爺爺有腦力退化現象,常常說著說著就失去記憶,我只好坐在一旁等著他「清醒」過來,有一次等了將近10分鐘,蔣爺爺過意不去頻說抱歉。
  從年輕開始,蔣爺爺就有剪報習慣,5大本剪報,成了他回憶過去的最佳管道。我跟蔣爺爺說,等報導刊出後,我再把報紙及照片拿到三芝給他,他一聽紅著眼眶拉著我的手說:「謝謝你,已經很久沒有人採訪我,幫我拍那麼多照片了!」
  而在我與攝影同事林國彰離開時,蔣爺爺更是不捨地送我們下樓,我跟他說外面天冷不要送了,他突然問我,「你何時再來?」我站在呼呼的東北季風中大聲說,「很快!很快!」蔣爺爺才微笑轉身上樓。採訪梁燕民時,他也是一路送到巷口,因為平常太少人跟他說話了。
  採訪李敏郎,我的心頭又是一震。因為他有精神疾病的大兒子不時出來對我傻笑,還會插花講些令人驚訝的話。我明白歐吉桑是尷尬的,我鼓起勇氣問他大兒子怎麼了,歐吉桑無奈說:「沒辦法啊!」此時,我不敢問下去,怕又讓另一位歐吉桑流淚。
  數十年來,難得有媒體到訪,李敏郎除了感動,還有很難說出口的請託,就在結束採訪時,歐吉桑開口了:「望你牽成,希望大家看到報導後能找我演戲。」
  從武拉運、梁燕民到李敏郎,他們身上的戲胞還很活躍,或許人生的經歷也會讓他們的演技更洗練,期待台灣戲劇給他們機會,讓他們娛樂別人,也能溫飽自己。

3 則留言:

Francesco 提到...

Un caro saluto vi giunga dall'Italia !!
Un abbraccio a Voi Tutti!!!

Francesco

veronique 提到...

您好,我是武拉運的親戚..
失聯很久,很想找到他
請問要怎麼能聯絡上他
謝謝你的幫助!!

email:94306004@nccu.edu.tw

複製人44號 提到...

to veronique

你要找武拉運,我想你可以聯絡演員工會,詳盡告知你的狀況,工會會應會給您完善的協助的。